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杭州新闻中心 > 微观杭州
 
 
萧山市心南路上这几个环卫工的故事,我想说给你们听
2019-07-18 11:23:48杭州网

2018年年底,工作室接触到区里的一个项目,要拍摄萧山“共产党员先锋岗”系列纪录片。我接过党工委同志给我的萧山区共产党员先锋岗评分名单时,市心南路保洁服务班组以近乎满分的姿态跳入我的眼帘。

市心南路保洁服务班组的团队成员们

凌晨四点,文源社区初识刘利

既然是拍市心南路保洁服务班组的纪录片,我决定“擒贼先擒王”,就从她们的保洁组长刘利大姐开始我的拍摄。

“喂,刘利吗,我是来拍你们班组纪录片的编导。”我拨通了刘利的电话。

“哎!你好你好,我是”。电话那头是一口浓重而沙哑的安徽口音

“你一般几点上班啊?”

“四点吧,凌晨四点”

我心里一惊,这又得加夜班了。“那行吧, 咱们就明天四点见”

“哎,好嘞!”

第二天夜里我只稍稍打了个盹,就起来裹好厚厚的羽绒衣,和摄像助理坐上车,直奔刘利的住处——文源社区而去。

文源社区其实是一个萧山城南的城中村,车子在泰和医院门口就把我们放下了。冬夜里的南门江十分暴躁,河面上一阵阵吹来的西北风好像非要把我的羽绒衣扒下来不可。

幽黑的村道里灯光十分稀少,我们凭着月光和澳门赌博娱乐网站电筒“摸着石头进村”。不一会儿,远处跑来一个矮小的身影。

“哎,我在这”。这沙哑的声音铁定是刘利无疑了。

跟着她走近一栋农宅,一楼的一个出租的小房间就是刘利一家四口的“家”了。

二十平米的小屋子里谈不上美观,一张大床,一张高低铺。是刘利夫妇和两个孩子就寝的地方,房间中央的空地就是餐厅和厨房,七七八八的堆着蔬菜和面粉。

刘利一家租住的农房

“你们喝杯水”刘利客气的给我们到了两杯水,我们接过来。她尴尬的发现家里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们坐,连忙把她儿子的卧铺收拾了一下,让我们坐下。

“女儿读大学去了,儿子找了对象,搬出去住了,花费还挺大的”

“哦”我一下子好像被什么噎住了喉咙,竟不知道和她聊些什么。

可能是我们架机器的动静太大,刘利的丈夫被吵醒了,刚洗完脸换好工作服的刘利对我们说:我老公是油漆工,我一上早班他就睡不好,老被我吵醒。

刘利的老公穿着一件旧的起球磨破的秋衣,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一双老茧手黄中带黑,一看就是常年在工地上讨干活的人。他迷迷糊糊地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又倒头睡去了。

“咱们走吧”刘利已经戴好了他冬日御寒的全套装备,厚厚的羽绒衣,土气但厚实的针织手套,头上不仅戴了耳罩,还扣上了一顶厚重的电瓶车头盔。再加上口罩和围巾,全身只剩两个眼睛还露在外面。

她跨上小电驴,嗖嗖嗖地往拱秀路上的城厢环卫所而去。

我们以前都舍不得吃早饭

刘利到所里停好了自己的电驴,就去准备自己的环卫三轮车和其他工具了。凌晨五点的城厢环卫所已经是一派热闹的景象,开垃圾车的,铺片扫地的,收垃圾桶的……他们操着天南海北的各种口音,紧张地准备着各项工作。

刘利和一个倒垃圾桶的环卫女工结伴而行,刘利的三轮车是单人的,而那位女工的车是双人的,我坐上那辆电动的双人环卫三轮车,和他们一起驶向了市心南路。

市心南路是萧山区的主干道,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今建立的大大小小的高楼耸立在道路的两侧。这时是五点半左右,路上已经有了一些行人,公交车和电瓶车也逐渐多了起来。从人民医院那个路口出来以后,刘利就下车开始一点点的清扫头天夜里的垃圾。

走到人民路交叉口的时候,忽然从一个转角处走过来几个醉醺醺的年轻人,看样子是刚刚通宵喝完酒。

“你拍她干什么?拍什么呢?”一个醉汉凑过来问道。

“拍环卫工呢,拍电视”。顶不住这个家伙的追问,我随口敷衍道。

“我能进环卫所吗?我进了能拍我吗?”

我不再理睬他,收起三脚架走远了。我心中暗自忖度:你也配扫马路吗?

时间转眼到了六点,刘利叫上他班组的同事,说带我们去一个地方吃免费早餐。我跟着她七拐八拐走到一个美食城,竟有一家早餐店老板真的在免费提供早餐给环卫工们。

“这个老板是个好人呐,以前我们都舍不得吃早饭,可不吃也不行”刘利边喝粥边笑着说,一个馒头,一小碗粥,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钱,可对于许多体力劳动者来说,竟也是可以省的一笔钱。我好奇想问她没有这个公益早餐以前他们早餐是怎么解决的,不过我忍住了…

刘利的同事,一个羞涩的女孩子

黄春晖与“田老大”

刘利虽是组长,但她还不是党员,市心南路保洁班组中,真正在一线工作的环卫工党员,是黄春晖大伯。

黄春晖,保洁班组里的洗污工

黄春晖是班组里面洗路面油污的,算是一个“技术人员”,他的眼睛又大又圆,脖子细细的,就像一个从动画片里走出来的卡通人物。

他的老家在福建一个偏远的海岛上,六十年代出来当兵,后来定居在萧山,五十多年乡风乡雨的浸润,早已褪去了他身上闽人的印记,反倒是一口地道的萧山话,让人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黄春晖不像刘利那样外向健谈,他不爱说话,开着自己的洗污车,从南洗到北,再从北洗到南。专心到好像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这可能是最典型的中国劳动人民形象,不爱说话,只顾自己默默地劳作,只不过祖先手中的锄头和铁犁,换成了他手里的方向盘和水枪。

黄春晖非常内向,回家了也是默默烧菜做家务

告别黄春晖大伯,已经是10点半了,一夜未眠的我已经颇有倦意,于是决定回城厢环卫所里去眯一觉。城厢所的所长叫田仁夫,不过很少有人叫他的大名,所里穿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都知书达理,尊称他“田所”。在路面上工作的环卫工人们,则大大咧咧地喊他“田老大”。

田仁夫所长

田老大身材魁梧高大,个头似乎有180左右,是城厢环卫所最高的海拔。他一见到我就招呼我坐下,和我兴致勃勃地谈起了天。我原本的倦意被他的热情所打消。时间已近中午,上早班的环卫工们都已经下班,中班的工人们还没来报道。所里就剩下穿黑制服的管理人员。城厢环卫所的办公楼很老,没有配备食堂,他们的午饭便是叫外卖解决,七八个人在小小的环卫所二楼围坐在一起,仿佛一家人的感觉。他们是市心南路保洁服务班组的核心成员,或者说领导班子。

保洁班组的管理人员,都文绉绉的

说起团队被评为共产党员先锋岗第一名的事,田老大喜不自胜,但也自觉名至实归。絮絮叨叨地和我聊了许久…

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 

是最难忘的年底

时间走到了2019年的元旦假期,天气预报萧山即将迎来一场大雪。我和城厢所的朱闻依联系得知,可能所里的同事都要加班。

这天夜里,雪花开始飘扬,我踩着薄薄的积雪走进了城厢所的二楼,敲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城厢所的副所长沈幼丽大姐给我开了门。

“你这么早来了。”她说

“你今天是?要通宵”我将信将疑,看看她已经铺好的行军床和拖鞋,仿佛已经做好了以所为家的准备。

沈幼丽副所长,当时还是预备党员

“我们没办法的,每次遇到这种突发天气都得在这待命,这估计是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也是最难忘的年底”沈幼丽手叉裤袋,轻松地说道。

果然十几分钟后,就有上级打来了电话叫大家全体回到所里,沈幼丽不敢怠慢,连忙给其他人打电话,他也换上雨衣雨靴,带着两个最先赶到的环卫工人出去抗雪去了。

沈幼丽在执行抗雪任务

幼丽上一次给我的印象并不深,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姐,甚至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

但她一坐上环卫皮卡,仿佛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挥斥方遒的将军,不仅指挥着其他人撒盐除冰,自己也身先士卒,短短几个小时,辖区内所有可能积冰的路段都做好了除冰的措施。

第二天我离开的时候,从大江东和南片连夜赶回来的几个城厢所的员工正好顶上了沈幼丽的班,新一轮的抗雪除冰又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延伸阅读▼

从杭二棉女工到元宵晚会女主,50年出一个的“萧山凹妹”

从农妇到厂长,她说“过过苦日子更想感谢党”

来源:萧视频(ID:XS_Video)    作者:来倪杰    编辑:郭卫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浙江建德:江...
亚洲文化嘉年...
如此春光 那...
维也纳国家歌...
杭网直击丨第...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做啥生意还用上冷兵器? 杭州警方铲除一恶
第三届区块链开发大赛20强名单出炉
感受博物馆文化魅力 给“小候鸟”更多彩的
100位浙派花鸟画家携手 为祖国七十华诞
杭州男子开门竟“花”一万元
杭州女性融媒体走进建德 考察千鹤妇
浙江理工大学“丝开梦起,为爱助力”支教团
复制制作凶案相关视频并传播 湖南两男子被
带走女童章子欣的租客 曾对另一女孩感兴趣
山大女生称遭网暴 有人拍视频问"1夜多少

欧盟主题灯光点亮柏...

世界园林巡礼——法...

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

俞飞鸿深情诠释《在...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