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真正的夫妻 是生死之交
2019-02-12 11:07:50杭州网

霭云长我一岁,从小我叫她霭云姐。我们同住一个墙门:濮家弄九号,她家靠外,我家靠里。我们同上一所学校——观成小学。同进同出,同做作业,形影不离,就是人们所说的青梅竹马。

小时“排酒酿儿”,她扮新娘,我扮新郎。如果从那时算起,我们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钻石婚,而是比金刚钻不知要硬多少倍的钻石婚!

我五岁亡母,八岁父亲逝世。家中只有我和小姐姐以拾烟蒂相依为命,一天两餐六谷糊。我们请木匠做了卷烟器,把捡来的烟蒂烟丝放中间,两端放宓大昌烟店买来的旱烟丝,放之前用文火炒一下,再喷上高粱酒,香气四溢。做出来的自筒牌香烟既好看,又好吸,很受苦力们欢迎。

以后小姐姐给人当保姆,我进了孤儿院,十六岁参加解放军,先后解放上海、舟山,尔后北上抗美援朝,直到1958年撤军回国,驻齐齐哈尔。

霭云七岁时母亲肺结核去世,她和妹妹由外婆照顾。日寇侵占杭州时,外婆逃难到绍兴斗门镇阉头王村,妹妹不幸染病去世。霭云父亲是一家五金店的账房,把仅有的工资用来培养女儿读书。霭云初中毕业,考取浙江省高级蚕丝职业学校(浙江理工大学前身),1952年分配到嘉兴中丝一厂任助理技术员。

当时工人家庭出身的知识分子凤毛麟角,霭云工作第二年就入了党。

2

在部队,家书是最大的慰藉。我在朝鲜驻扎七年,阿姊常来信,让我回家。阿姊不识字,信却差不多每隔10天来一封。我回信责问,为什么老拉我后腿。霭云来信说明,是她代笔,但不能违背写信人的原意。

从此,我们就通上了信。

霭云得知我有风湿性关节炎,寄来丝绵被,又为我织了一件厚厚的绒线衣。当时部队的冬装都是脱壳棉衣棉裤,走路甩起手来,刺骨的冷风像抽风箱似的往里钻。穿上绒线衣,暖和多了。

鸿雁传书6年,1958年我和霭云结婚。1960年我转业到杭州,分配在杭丝联和霭云一起工作,她在劳动工资科任副科长,我从党委秘书转为行政科副科长,再调任计划经营科副科长。

我们先后有三个孩子,其中,小儿子最波折。他还在牙牙学语时,有天叫他突然没反应了,去医院检查才知因注射链霉素过敏,丧失听力。我和霭云不放弃,又辗转到上海、北京治疗,终还是未能治愈。作为父母,心痛不言而喻。但霭云性格坚强,在她的带领下,全家又都振作起来,陆陆续续续都学会了手语。

我从小是孤儿,有一个家很珍惜。在我们家里,夫妻关系是第一位的,亲子关系是第二位的。当然我们也爱孩子们,但总觉得要对老太婆多一些疼爱。

我和霭云的教育观一致。女儿张缨在杭州高级中学读书时,每周末回家,我们不会像现在的家长一样,“你管好学习就行”,而是让她身体力行。霭云做事比较大气,张缨学农,锄头使用不当弄伤手指,霭云嘱咐,“你做工做不过人家,将来只有读书好,靠脑子吃饭。”

3

蔼云不会做饭,是事业型的女强人。而我在部队多年,包饺子、包汤圆都不在话下。如果出差,我会事先烧好红烧肉、红烧带鱼,我怕蔼云烧不好。

孩子们夸我是满汉全席级别的大厨,盐水鸭、卤香菇、西湖醋鱼、锅巴……仅仅是虾,我就会烧油爆虾、白渍虾、龙井虾仁。

不了解我家的人会觉得霭云有点硬,一心工作,很少管家务。她对工作确实认真负责,但对孩子也很关心。退休后她到处打工,先到海南,后到深圳,这些新开发区尤其缺少会计师。回杭后,她还继续为私企老板打工。三个孩子结婚,基本上都是靠她挣来的钱。

直到她小中风,走不来路,才回家休养。接着心脏装支架,又患喉癌在半山肿瘤医院放射治疗。好在她心态好,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现在虽已88岁,只要有根拐杖支撑,依然能到处走动。

我肺气肿常年住院,霭云坚持每天来探望,孩子们不让她来,她不放心。有时候下雨,乘公交车不方便,她就让小儿子送信给我,我收到后,再回信给她,还是像60年前一样。看到彼此的字,会觉得放心。

毫不夸张地讲,真正的夫妻就是生死之交。

4

婚后长长的六十年过去了。2018年,女儿为我们大操大办,请了亲友,摆了三桌钻石婚酒席。

现在的小青年把结婚当儿戏,今天结,明天离,没有金婚,也没有银婚,甚至连铜婚都没有,更别说钻石婚了!他们有的,只是“热昏”!我们之所以要举行钻石婚的婚庆仪式,并大肆宣扬,目的是为了人人都有一个稳定的家庭,稳定的婚姻,这样,社会才稳定嘛!

想想上世纪50年代,霭云在省轻工业厅丝绸管理局任科长时,上到副厅长、处长,下至一大批科级干部,追求她的不乏其人。为什么她不就地取材,找一个心仪的男朋友?却偏偏要不远千里,去找一个把脑袋拎在手里,随时会中弹的,当兵的阿狗(我的小名)?

我问她:“你怎么一个都没看中?”她回答:“我心中已经有了你呀!谁还能进来?”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口述 张月轩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雪后豫西 风...
中国南极考察...
“高墙”内见...
萨尔瓦多总统...
武林之夜•中...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年初一 姑娘连干4瓶白酒  结果很荒唐…
三个月汇款三十多万 从未谋面女友要做生
当正月初七遇上斑马线互敬日 他们有点忙!
一条不一样的“祝福”短信
温州女子除夕夜来杭烧头香求“转运” 最后
春节杭州节日消费市场总体平稳 网购订房订
一家人初六去拜年 却吃了一碗汤年糕 还连
男孩网恋遭女孩父母拒绝 欲拿20万挽回被
专家建议:立法禁止16岁以下中小学生使用
陆丰一嫌犯持枪拒捕被击毙 查获疑似冰毒1

朝鲜友好艺术团首场...

“国际灯光艺术展”...

大草坪露天舞台演绎...

刘杰携《宝贝儿》来...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